首页
 

最新头条

四川中江——300年“火龙”迎新春

来源:香港国际卫视西部频道   时间:2021-02-10
   (本台讯:香港国际卫视 刘辉 徐兴铧 刘倩   肖开丰)夜色中的大地上,一条色彩亮丽的游龙从漫天花火中穿梭而来,在鼓、钹、锣等民间乐器激荡声下,腾挪躲闪、游弋穿行、火花四溅,璀璨的“火流星”与黑暗中若隐若现的龙身交相辉映,牛年正从热闹喧嚣中走来……
 
四川中江——300年“火龙”迎新春
今年由于疫情防控,春节国家倡导“就地过年”。为了慰籍游子的思乡之情,中江县积金镇组织举办了一次舞火龙,但与往年不同的是,这次活动录制后,以“线上”视频的形式向中江广大在外务工人员拜年,让他们一解思乡情,一起“云”团聚。
“岁岁春节烧火龙,烟花遍地乐融融。”中江县积金火龙不仅是一种过年民俗,一种 “非遗”传承,一种“年味儿”的体现,更是刻在人们骨子里的一种浓浓故土情怀,对风调雨顺、五谷丰登的新一年美好的憧憬和期盼。
一条“火龙”舞动300多年
这是一座古老而静谧的镇子,它就是位于四川省中江县南部的积金镇,老地名又叫“懒板凳”,其先民大多是清初“湖广填川”迁徙进四川的移民,距今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。他们笃信“龙行一步,百草皆恩”,舞火龙是为了驱邪镇灾,祈求来年风雨和顺,减少旱灾和瘟疫。

“耍火龙有镇火、驱邪、避瘟之功效,我们老一辈人口口相传,每年耍了龙灯,积金场镇就不会发生火灾、瘟疫等事故。”积金火龙的传承人雷志刚说起耍火龙的缘故,我们这里老百姓,对火龙的热爱深入骨髓了,积极性很高,从几岁到八九十岁,都是火龙的“粉丝”。
在镇子上,你要是和当地老百姓说起“烧火龙”,那简直打开了话匣子,一天一夜都讲不完,也是积金人的自豪所在。“以前呢,‘烧火龙’主要是民间自发组织的活动,从正月十三开始,一直玩到正月十五,前后持续三个晚上。玩龙是很有讲究的,烧“火龙”之前,要先由积金庙里的高僧开光点像,以示对神龙的尊敬。然后再游街造势,舞着龙到家家户户门口祈福、说吉祥话、讨彩头。”雷志刚回忆说。
在“咚-咚-咚!呛-呛-呛!”的锣鼓声中,火龙就会经过街上的各家各户,这时街两边的人就要向舞龙者燃放“花子”(烟花)来助兴。”雷志刚说,两条火龙在戏耍时有锣鼓队和火流星开道,各家各户纷纷点燃事先准备好的“花子”对准龙身,猛烈喷放,火龙在“花子”的燃烧中来回游动,腾云而起。
霎时间,烟火四起,夜空如昼,人潮随着火龙的移动而翻涌着……


如果遇上大户人家,火力更为猛烈,这个时候就是考验舞龙者精湛技艺的时候,舞龙的人必须相互配合,步调一致,才能“穿花”,冲出重围。“冲出去!冲出去……”看热闹的人喊声迭起,有好客大方的主人家会拿出更多的“花子”出来,在一排排 “花子”的喷射声,喂珠人挥舞着龙珠上下舞动,逗引着龙头翻腾,龙身也跟着上下翻滚,仿佛下一刻就会趁势而起冲上云霄,周围看热闹的男女老幼欢呼声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
“我记得小时候,每次过年的时候看舞龙,人山人海,里三层外三层的,密密麻麻全是人。龙在天地间舞动,火光十射,从天上到地下都是火。”雷志刚描述当时轰动的场景,仿佛历历在目。“为了来看‘烧火龙’,十里八乡熙熙攘攘的人群,从成都来的,遂宁来的,德阳来的,人多得很哦,两边的街道从街面到铺面,都只看到龙和人流。”
 一场惊艳的云表演
2月7日晚,夜幕笼罩,阵阵锣鼓声、鞭炮声、欢呼声响起。一条“火龙”在十几双大手有力舞动下,盘旋、翻腾、跳跃。只见十余个舞龙人,上身赤裸,腰间只穿一条短裤,头戴一顶帽子。一人舞动龙珠,其余九人舞动龙身。龙珠位于龙头前,带领整条龙身变幻出不同的姿态造型。


 “烧火龙”的最高潮,得数“花儿”点燃的那一刻,舞龙者在喷发的“花儿”中怡然自得,越舞越兴致高涨,全然不顾流光璀璨的火星打在身上,据说,被火花溅到的舞龙人会受到龙的庇护,免受疾病、厄运的困扰。霎时,龙与烟火融于一体,映出龙腾人欢、红红火火的喜庆景象。
舞龙所用火药,也是大有文章。有特别配方制成,特点是火焰艳丽,璀璨夺目,却不伤及舞龙艺人的身体。“雷志刚说,花儿是用硫磺粉、硝酸钾、木炭等做成,对于舞龙者来说,危险性是有一些的,但是现在无论是烟花制作工艺,还是表演环境都尽量做到规范了。
 “火龙”既是当地传统技艺,更是当地人内心深处的年味记忆。为了留住这门传统技艺,也为了让今年不能回家的外出务工人员心有慰籍,半个月前,积金镇政府组织了这次活动,重拾技艺,再现“火舞龙腾”的胜景。镇上10多名本地和就近务工的居民积极响应。积金镇党委书记廖运富介绍道,“今年我们本想按照习俗,从正月十三舞到正月十五,但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我们就采取这种形式,拍视频用“线上”的方式给大家拜年,以后疫情完全消除了,我们在按照传统形式进行表演,让大家热闹一下。”
“今天我舞得是龙头,我父亲舞龙灯。”今年30多岁胡军很是自豪地说,胡志祥父子俩可以说是今天舞龙的主力选手了,他们是土生土长的积金镇人,“小时候,跟着父亲看了很多次‘烧火龙’,可以说耳濡目染吧。我平时在附近打工,过年一早回来就开始张罗舞龙的事情。” 每一个春节,胡军都是在忙碌中度过的,而这个忙碌的阶段得持续半月到一月不等。“从过年前就要开始准备,一直得忙到元宵节。我们还要准备好道具和服装队员还要做恢复性训练。”
胡军的父亲胡志祥今年已经70余岁,是镇上资深的舞龙人。老人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学起了做花儿、舞龙。“小时候镇上就有这个表演,到了后来,我们看着看着就学会了,我们镇上舞龙的人都是这项技艺传承人。”他接触舞龙大半辈子,每一年都会花大量时间来筹备。从几岁起记事起就去凑热闹,17岁就开始舞龙。
“舞龙不难,但是要舞好,就不简单了。” 胡志祥说,舞龙需要十个人舞,齐心协力,一条心才能整齐划一,表演一气呵成,才能展现一条龙上下翻腾、腾云驾雾的感觉。”
一种荣誉、更是一种传承
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作为积金镇的一大特色活动,火龙被列入了中江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并于2009年被列入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50多岁的肖高是扎龙工艺的传承人,对于肖高来说,生活一年比一年红火,他也一年比一年有干劲。“我从11岁开始跟着父亲制作火龙,还要继续做下去,只要能做得动,扎到八九十岁,让扎火龙这项技艺传承下去,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。” 肖高说,火龙所用的材料都是就地取材,物尽其用。每年腊月期间,他便会上山采集黄竹、斑竹等,“竹子要稍微老一点,韧性比较强的竹子,这种竹子韧性好,耐折,不易断,支撑性强,适合用来制作龙骨架。”
“最考手艺的是龙头,龙头的圆弧形塑形相对困难一些。” 在扎制龙头的过程中必须注意龙头脸部的线条设计,要利用篾条的可塑性将龙头勾勒得棱角分明。再用篾条编织好扎制龙身,一共要制作七节到九节,龙身大约十八九米。龙身框架做好后,紧接着就是制作龙衣了。“龙衣以前都是用麻布,绢绸等制作,用石膏熏制,现在可以用防火布制作了。”龙衣做好,就可以作画了,画龙也有专门的技艺的人来画,更重要地是要突出龙的气韵和神态,用五颜六色的材料,细致的搭配和绘制,突出龙的傲然身姿。
随着经济文化的高速发展,积金火龙面临的濒危状况愈加凸显。地处龙泉山脉的断裂地带,相对封闭的积金镇,经济、文化的发展都明显滞后于城市,大部分中青年劳动力不得不外出打工挣钱,维持生计。火龙制作工艺繁复,难度极大,要求制作者有较好的编织技能、美术功底等文化素养,加之制作一条火龙工作量大且耗时长,付出的时间成本和收益不成正比,愿意留在本地学习火龙编织的年轻人难以寻觅,导致目前火龙编织的制作技艺出现传承断代的现象。
 “为了让积金舞龙保护传承,我们一方面做好“传帮带”工作,激励年轻人积极参与到传统工艺的制作,也加强宣传管理、文明规范,我们现在的烟花生产都进行了统一的制作,提高制作‘花儿’的工艺,使‘花儿’朝着安全和美观的方向进一步发展。” 廖运富说,到了现在,火龙灯舞也可以作为一种观赏性的民俗活动,表演的时间也不只局限于春节期间。同时,进一步拓展积金火龙的知名度,带动旅游、商业发展,提高百姓收入,也让火龙这一古老的技艺得以更好的传承下去。
“年过得热闹,有味道,舞火龙对于我们来说不可缺少!”舞“龙头”的胡军很骄傲地说,一定要将这门技艺传给下一代,“祖辈留下来的东西,我觉得我有责任传承下去,是爱好,也是情感之所在,钱赚得再多、走得再远,乡土的年味儿却忘不了。”
     
香港国际卫视记者四川中江报道
关闭